证券b股票如何开户专访毅达资本董事长:科创板解决了敢不敢投的问题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大型股票配资公司-原油期货实时行情

科创板开板一周年证券b股票如何开户,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史上,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里程碑。

站在这个时间节点,澎湃新闻推出《登科一年:科创板开板一周年特别报道》,邀请资本市场顶级专家,一线金融机构负责人,上市公司负责人,回顾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一年来的得失,展望新起点上,科创板的改革前景。

本期刊出的,是澎湃新闻对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的专访。

毅达资本由老牌知名投资机构“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内部混合所有制改革组建,累计管理规模1085亿元,被投企业836家,其中上市181家。投中2019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机构Top100榜单中,毅达资本排名第8位(中资机构第4位),代表投资项目有超图软件、晨化股份等。

“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上除了股权分置改革之后第二个创举,这个创举将来一定会载入史册。”近日,应文禄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在采访中,应文禄表示,科创板从筹划到正式开板效率很高,从注册制的试点,到为“三无”(无营收、无盈利、无资产)企业的上市放行、再到市场化定价机制,一系列的制度创新得到了市场的检验,有利地推动了一二级市场投资走向正向循环。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些关于科创板改革的探索性提议,如取消涨跌停限制、搞存量证券b股票如何开户发行等。

谈到创业板也要推行注册制的改革,应文禄表示,科创板证券b股票如何开户和创业板定位不完全一样,但是对上市企业的包容性是一样的,这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错位竞争。

应文禄表示,科创板取消了对盈利的要求后,解决了投资人敢不敢投的问题;当前的经济环境倒逼了中国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更多海外科技人才也纷纷回归,这都让中国科技行业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

应文禄是毅达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创业投资基金专委会委员、中国证监会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投资界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家10强、福布斯2017-2019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拥有超过二十年的股权和创业投资经验。

目前,毅达资本已有4家被投企业成功登陆科创板,包括瀚川智能、万德斯、安恒信息、凌志软件,1家企业(艾迪药业)刚刚科创板过会,科创板在会企业共有7家。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应文禄的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目前科创板在深化改革,从创投机构的角度,你有什么建议?

应文禄:从总书记进博会宣布到7月22日正式开板挂牌,科创板筹备只用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我认为是非常高效率的,而且在很多地方做了创新。马上一周年了,从结果来看,试运行效果得到市场充分认可,试验田的作用得到有效发挥,这是中国资本市场上除了股权分置改革之后第二大创举,这个创举将来一定会载入史册。

科创板的改革从注册制的试点,到“三无”企业的上市发行,再到市场化定价机制,一系列的制度创新得到了市场的检验,有利地推动了一二级市场投资走向正向循环。

哪些地方需要改革这个只能讨论,很多事情是否条件成熟,需要在实践过程中去探索。

比如,现在科创板发行前5天不设涨跌幅限制,5天后设涨跌停板20%。既然是市场化发行,市场化询价,这个涨跌幅限制是否有必要?我们知道设立的初衷是希望希望平稳开板,不希望有巨幅波动,一年之后这个事情是不是需要进一步完善呢?

证监会设定的A股新股发行市盈率是23倍,这是行政杠杆,而现在科创板目前市盈率比较高,发行市盈率平均40多倍,二级市场市盈率平均70多倍,科创板高市盈率在一年解禁之后可不可以维持住?这个大家是有一点担心的,不过这个事我觉得也没有那么复杂,比如科创板发行的时候市场比较火热,那是否可以搞一些存量发行?

第三个是允许VIE(协议控制)架构企业上科创板,这个现在已经落地了,这个过程也是大势所趋,也可能是与中概股回来有关。

我觉得,科创板对包容性改革的愿望和让好企业回归的想法是很强烈的,所谓市场化也是它的魅力所在,改革创新起来比较快,又比较接地气,和市场、和机构、和企业这一端都有接触,一定程度上了解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诉求,这个是好事。

澎湃新闻:现在除了科创板之外,创业板也开始试点注册制改革,你如何看待其中的竞争关系?在你看来,目前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对VC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有哪些影响?

应文禄:这次创业板的改革,我认为总体来说更多是汲取了科创板成功的经验,并适度设置了一些适合创业板发行制度的游戏规则,比如说在投资者的门槛上做了一些调整。

科创板我觉得可能在定位方面更讲科创属性,对企业科技含量的要求更高,创业板覆盖的行业和领域面更广,包容性更强一些,科创板和创业板都是注册制改革的重要突破,都是注册制结出的果实。

两个板块定位不完全一样,但包容性我认为是一样的,都比较市场化、接地气。错位竞争也有利于进一步活跃市场。两大交易所都有市场推广部,在比较活跃的省份都有交易所的落地推广服务,都想把好的资源吸引到各自的交易所里面去,这让拟上市企业多了一些选择。

毅达资本近两年准备报会的企业有四十多家,这些企业在报材料的过程中都面临选择,究竟是报创业板还是科创板,要考量的因素很多,需要企业根据自己的市场定位来安排,如果科创属性比较强就去科创板,如果科创属性没有那么强,符合“四新”(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就上创业板,对企业来说多了一个选择,这是一个好事。

对投资机构来说也是个正向循环。你要知道,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作用是什么,这个神经管道是不能断流的。一级市场对实体经济、对中小企业的助力作用大家都清楚。我认为,资本市场的改革目前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包括在二级市场上,对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在交易方式上,也正在实现各种松绑,比如说对创投的减持政策正在回归本源。

另外,我们诟病比较多的是二级市场财务造假,对造假企业一个是罚得不够狠,二是退市没有那么快,改革正在进行中。如果真的像纳斯达克这样,从1975年到现在1万企业上市,1万企业退市,年均退市400余家,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

澎湃新闻:进入到2020年来,你认为科技行业的创业和投资和过去相比有哪些新的趋势?

应文禄:疫情提升了大家对科技的关注,科技未来发展的趋势从产业结构上来讲我认为是加快了,这其中有三点是蛮重要的。

第一,过去做科技这一端,大家都怕投入的时间太长。科技确实是周期太长,不管是半导体还是生命科学,一投入就是十几年。过去我们很多科学家、企业家科技创新方面是顶着很大压力的,因为科技企业成长周期太长,资金投入量大,失败率高,风险投资对这些企业既想又爱又怕。为什么现在发生了变化?因为资本市场改革给力。

资本市场给力最大的是科创板注册制试点,特别是取消了对盈利的要求。你会看到科创板去年好几家“三无”企业都上市了,这大大缩短了投资的周期,过去科技企业熬白了头还不一定成功。科技要发展,需要资本市场的配合。不论是科创板试点注册制,还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还是新三板转板新政,都将有助于缩短科技创新的周期,加快将科技创新成果推向市场的速度。刚开始有我们一级市场给力,后来是二级市场给力,这个接力是非常重要的改变。

过去我们做科技投资的时候心里压力比较大,投资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退出来。因为基金有存续期,普遍是7-10年,你投一个项目投十年敢吗?肯定不敢,至少在投的时候心里很忐忑。现在只要产品可以出来,生物医药产品上二期临床的就可以了,过去上三期临床的我都害怕,现在解决了敢不敢投的问题,这是很重要的。

第二,我认为这次疫情之后,倒逼了中国自力更生,自主创新。因为产业链和供应链需要自我完善。过去大的龙头企业不屑于支持和培养中小企业,连让他们试错的机会都不给。但现在你会发现华为很多工程师到我们小企业里面现场帮他们做服务和指导,给他们融入产业链的机会,这也是疫情和中美关系发生变化之后市场倒逼的结果。这个倒逼的结果让社会对科技的投入更快了,企业更接近终端的大客户,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变化。

第三,我做过研究,海外的一些人才也纷纷回来加入科技创新创业。这个行业需要人才的加持。整个科技行业的变化导致海外华人中一流的专家纷纷回归,这一批创业者、科技人员回来之后对中国产业的影响会非常积极,所以我认为科技行业发展的趋势很多地方已经反映出来了。

(责任编辑:DF207)